海口女孩玩游戏充值5万元 欢太科技称核实后跟进退款

  如今网络游戏越来越多,游戏玩法也越来越多,一些网络游戏吸引了不少未成年人,让孩子们沉迷其中。这不家住海口水头村的小玲一家,最近就遇到了一件愁事,因为家里11岁的女儿小玲沉迷网络游戏,并且在游戏中充值了5万多元。

  “星期五家里没有生活费了,就寻思去银行开点支,到了银行,银行打出了单子把我们吓一跳,单子上显示玩游戏充值了5万多”,小玲奶奶说。

  小玲奶奶告诉记者,小玲的爸妈因为工作繁忙,少有时间在家陪孩子,大多时间都是她和老伴照顾小玲的日常起居。平日里,小玲喜欢使用爷爷的手机玩游戏,大人们也没放在心上,但没想到,小玲往游戏里充值了5万多元,而这些钱,几乎是家里的全部积蓄。

  小玲(化名)奶奶:这孩子得归我管,孩子的费用、学校的费用都我拿,吃喝我得包着,衣服鞋没有了,我得给买,反正就没有余钱了,爸爸妈妈那也没钱。

  采访中,小玲(化名)告诉记者,自己玩的手机游戏比较多,主要充钱的游戏叫做《迷你世界》、《300大作战》和《英魂之刃》。

  不仅是对充值游戏消费缺少概念,小玲(化名)还告诉记者,因为爷爷的手机微信钱包可以用自己的指纹支付,所以她充值游戏时并没有什么阻碍。

  记者从小玲(化名)奶奶提供的银行账单中了解到,从今年7月10号起,小玲就开始通过爷爷的微信钱包充值游戏,累计充值的5万多元中,绝大部分都被一家名为广东欢太科技有限公司收取,随后记者也电话联系到了该公司客服。

  广东欢太科技有限公司客服回应称,“只要付款方是广东欢太,我们将会在核实情况后跟进,及时处理,目前已经关联到整个账号的一些具体情况了,我们这边会立刻同步给到工作人员,给到用户这边的退款上的一些沟通和协商”。

  而记者也从律师方面了解到,根据国家新闻出版总署2019年下发的《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第三款之规定:

  “网络游戏企业不得为未满8周岁的用户提供游戏付费服务;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16周岁以上未满18周岁的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10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400元人民币”。

  律师 张小梅:如果经过各方调查属实,这个游戏账号确实是这个小孩在使用,这种情况下,未成年人,这个11岁的孩子,她其实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这种情况下,她支出的这种大额的金额是可以要求网络游戏公司退回的 。

  为了进一步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今年,国家新闻出版署再次下发《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 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通知于今年9月1日起施行,要求所有网络游戏用户必须使用真实有效身份信息进行游戏账号注册并登录网络游戏,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网络游戏服务。

  那么既然有相应的通知要求,为何小玲还说自己可以每天玩4到5个小时的游戏呢?

  小玲告诉记者在自己充值的这些游戏中,有的游戏已经玩了好几年,从最开始到如今都可以直接登录,并且没有任何游戏时间限制。记者随后也通过多款手机下载这些游戏,发现同一款游戏有些手机下载后可以使用微信绑定登录,而有些手机登录游戏时是则需要进行实名认证。

  律师 张小梅:我们考虑可能存在这个小孩在此之前,玩这个网络游戏的时候,已经用他爷爷的手机实名登录了,后来在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就默认为是成年人在玩这个游戏,这种情况下网络游戏公司在清理的时候,可能没有清理到位。后续网络游戏公司还是要对这些没有提交身份信息的,还是建议提交全部身份信息进行认证清理。

  然而,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是一项系统工作,除了加强管理和行业自律外,家庭和学校的教育也不可缺少,在采访中,小玲(化名)的奶奶也多次表示,因为家教育和引导不够,才导致如今的小玲(化名)沉迷游戏,并且大量充值。

  小玲(化名)爸爸:我们不跟她在一起住,我俩早出晚归,爷爷奶奶岁数大了,他也不懂这些东西。

  小玲(化名)奶奶:现在她玩这些东西我们都不懂,你说老人能懂这些东西吗,我们都管不了了。

  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那么在社会当中,家长和孩子们都如何看待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以及为游戏充值付费呢?离开了小玲一家之后,记者也随机进行了采访。

  小学生:我觉得对我们小学生来说,最好是不要充钱,就是玩玩就行了,就是说你长大以后,有消费能力了,你再充,这样也无所谓嘞。

  海口居民:游戏看它(适合)的年龄阶层吧,我觉得可以适当的玩,但是要看他的时间 和作息,然后父母我觉得也是要在小孩子这方面多给予一些关注吧。

  海口居民:把这个免密支付、刷脸支付都取消掉,这样可以从根源上,也不是全部,一部分根源上防止他充更多的钱。

  海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硕士生导师 房娟:跟孩子说,什么时候可以玩,玩多久,玩什么游戏,有一个选择性的引导,我觉得这是家长必须要做的事情 。

  海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硕士生导师 房娟:比如一百块钱、十块钱、一千块钱,到底是多少我觉得孩子是没有概念的,我觉得这一块我们要给孩子有一个教育,让他知道说,这个钱,它到底内涵是什么,它代表着什么 。